搜 索
首页 > 文化宣传 > 正文

中国文化“走出去”,有了另类新窗口(组图)

2017年06月02日 09:43    来源:国是直通车

  2012年,中国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人们似乎看到当代文学“走出去”的春天要来了。

  2015年8月,刘慈欣凭借其创作科幻小说《三体》,成为首个获得雨果奖的亚洲人。该书风靡一时,更是收获了一票粉丝,比如,美国前总统奥巴马。

  中国有着灿烂的华夏文明,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如今,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国际话语权日益提升,世界各国对中国文化的好奇心也愈加浓重。

  中国的企业要“走出去”,中国的文化更应该“走出去”。

中新社发 王舒 摄
中新社发 王舒 摄

  “另类文学”出海记

  近年来,出现了这样一种文学体裁,它不受科学、人文、时空等等的限制,融入了科幻、西方的魔法、中国的武术,主人公或多或少有点特异功能。有时候还会出现神话,中国的、印度的、希腊的都有可能。

  听起来有点“玄”?与它相关的事件更“玄”。

  比如,有人因为痴迷玄幻小说戒了毒瘾,还是个“歪果仁”。

  据《南方周末》报道,美国小伙凯文·卡扎德失恋后用毒品自我麻醉,偶然间接触到中国玄幻小说《盘龙》后,一发不可收拾。不吃不喝,一口气连读五、六部(共二十一部)该小说。

  后来,更新缓慢的小说已然满足不了他,他又在三个翻译网站,同时追更15部中国网络小说, “基本上‘武侠世界’占据了我所有的时间,我甚至忘记了对毒品的欲望。”2015年,卡扎德在网上分享自己的故事时表示。

  且不论该事件的真实性,但玄幻小说引发的“风潮”确实已起。

中新社发 卓忠伟 摄
中新社发 卓忠伟 摄

  如今,很多国外的志愿翻译网站已经推出了打赏模式,而且有自己的翻译团队。据说,从而抢走的读者不少可是原日韩言情小说的粉丝。

  但是,你以为这样就满足“疯狂”的读者了?非也。

  在阅读了大量玄幻小说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工程专业的22岁大学生Daman Dasi直接“开工”,亲自动手创作。其第一部修真小说《The Divine Elements》(天赐元素)发布在网站后很受欢迎。

  当然,会看不代表能写。就算是《花千骨》,里面的妖兽也大多出自《山海经》,有一定的中国文化基底很重要。

  因此,疯狂的“歪果仁”为了写小说,不仅学习中文、佛教、道教,还研究起了中国传说中的神兽,甚至脑洞大开,将中西方神话融为一体,天马行空。

图片来源:中国侨网
图片来源:中国侨网

  据悉,如今每年被翻译到东南亚地区的中国网络小说至少有数百部。而2015年初开始,中国网络小说以北美为基地辐射至全球,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就征服了百万级的英文读者。

  据Alexa 2017年5月19日的数据显示,翻译中国网络小说的网站Wuxiaworld,自2014年12月22日建站以来,已经发展成网站流量排名位列全美第744名,全球第1022名。截至2017年4月,日均IP访问量在20万以上。

  中国网络文学似乎正在以不走寻常路的方式,进行着一次初见规模的输出。

  阅文集团CEO吴文辉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中国网络文学的优势在于丰富的想象,以及不断成长壮大的故事主线。“关键在于你的文化产品比较好,好到他们愿意跨越文化来了解你,这不是谁迎合谁的过程,而是你有文化魅力征服别人心灵的问题。”

  “征途”中的冷思考

  网络玄幻小说起源于20世纪末21世纪初,伴随互联网快速发展而来。这些网络创作者们,发现网络这个“化外之地”是片广阔的天空,不受任何规训,只要“敢想”就可以抒写。

  而2003年,网络小说VIP收费制度建立,付费阅读的体系更是加快了网络小说发展的步伐,从而也造富了一群网络作家。有数据显示,广东网络作家“风轻扬”所著《凌天战尊》自在创世中文网连载以来,纯电子分成稿费在2016年12月便达到了77万元;著名的网络作家唐家三少,如今每年的各种版权收入更是过亿。

  读者的态度也随之发生转变,不再被迫接受文学阅读,开始积极参与,予以期待,小说作者也逐渐受到推崇。

  玄幻小说的受众群体也逐渐清晰。比如唐家三少,一直将核心读者定位在8—22岁的 “三低”(低年龄、低收入或低文化程度、低社会融入度)人群,因为这个群体最庞大。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就曾表示,“高层次需求和高层次品位是两回事,越是白天‘搬砖’的人,梦想越是刚需,就算梦想只是‘屌丝的逆袭’,‘霸道总裁爱上我’,但仍能感受到一种‘自我实现’般的心醉神迷。”

  的确,玄幻之所以如此受欢迎,主要是因为面对凡人英雄最终达到武术、修为的巅峰这件事,越无法实现越内心渴望。

  这就像在西方国家,英雄主义备受推崇,各种“侠”类电影叫好又卖座,但实际中,被蜘蛛咬一口就变能力超群的蜘蛛侠只能在梦中实现。

  因此,有统计数据显示,在十大外国人最爱读的网文中,“重生”“穿越”“种马”“炼丹”“开金手指”等情节出现率极高; 80%的故事里出现过怪物、兽类;90%说的是男主角由弱变强的故事。

中新社发 尹志烨 作
中新社发 尹志烨 作

  不过,对于玄幻小说走出国门这件事,也产生了一定的争议。有人认为,在这股“玄幻潮”中,中国网络小说正向世界进行全新的“文化传播”。

  也有人认为,中国网络玄幻小说经过各种翻译后,文化元素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削减,国外读者在接受过程中也会有选择地吸收。所以,很难说这是一种符合主流期待的“文化走出去”,也很难说这是值得赞扬的文学生产到消费的过程。

  但这似乎并不影响大家对这种文学体裁的喜爱。文学评论家李敬泽曾表示,中国文化输出,过去更多经过文学奖、图书展、电影节、版权输出等主流渠道,而这一次,真正意味着中国流行文化首次走进欧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自发翻译、在线阅读、粉丝社区的出现,意味着我们整个文化生态的输出已经开始。读者看书、追更、互动、评论,这才是完整的网络文学文化。”

  而在邵燕君看来,“中国网络文学完全有可能被打造成与美国好莱坞、日本动漫、韩国电视剧并驾齐驱,能代表国家软实力的世界流行文艺。”

  不过,我们似乎也应冷静思考,网络文学更好地走出去还面临诸多问题。比如,版权、人才、市场等困境。尤其是版权问题。网络文学的正版化仍重道远,全民版权意识有待加强,政策法规还需完善落实。

  此外,“走出去”要更加积极正面的代表中国文学,有专家建议,还应在内容本身的精品化,和翻译的准确性方面有所加强。(张文晖)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35号 邮编:100037 联系方式:gqb@gqb.gov.cn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2004版权所有 中国侨网技术支持
[京ICP备050721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