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索
首页 > 海外乡情 > 正文

墨尔本华人百年奋进 艰苦奋斗精神薪火相传

2017年06月08日 14:34    来源:南方日报





  墨尔本市中心东部,维多利亚州议会大厦巍然矗立,大型罗马式圆柱高耸,承载着百余年的风雨沧桑。5月25日,沿着160年前华人先辈的足迹,“重走淘金路”徒步团抵达这里,华人也迎来了历史性一刻:在议会大厦内,州长安德鲁首次代表维多利亚州政府,公开为淘金时期向华人征收人头税等不公平政策道歉。这也是澳大利亚有史以来首次有如此高级别的在任官员作此表态。

  淘金热早已随风而去,但真诚的道歉永远不会晚。“新金山”墨尔本——这座多少华人淘金者曾经逐梦的城市,以街道为篇章,以建筑为符号,记录了华人移民的酸甜苦辣。从最初的千淘万漉、筚路蓝缕,到如今成为澳大利亚的重要族群,这一条路,华人走了160多年。艰苦奋斗、念祖爱乡和重信明义的精神薪火相传,激励着一代又一代澳大利亚华人接力前行、继往开来。

  ●撰文:

  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黄叙浩 胡良光 王会赟 发自澳大利亚

  后方联动记者:龚春辉

  ●摄影:黄叙浩

  淘金者建成澳最早唐人街

  雅拉河缓缓穿城而过,市区高楼林立,公共绿地和古老建筑错落分布,不同肤色的人徜徉其中,不远处的港口货如轮转……在墨尔本,现代和古典的交融、多元文化的共生令人印象深刻。

  作为如今澳大利亚第二大城市、维多利亚州的首府,墨尔本现居住着超过464万人,曾连续多年被联合国人居署评为“全球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

  在1835年之前,墨尔本还是个人迹罕至的小地方。在此后十几年间,墨尔本人口虽略有增长,但大量劳动力仍涌向更早爆发淘金热的其他地区。

  转折在19世纪50年代初出现。考虑到金矿开采条件逐渐成熟,同时为挽留打算前往其他国家和地区淘金的劳工,维多利亚政府公布了发现金矿的消息,全球淘金者闻风而至。

  尽管墨尔本本身并非矿区,但巴拉瑞特和本迪戈等大型金矿区均在其200公里范围内,且凭借靠海等突出区位优势,墨尔本逐渐发展成重要的人流和物流集散枢纽。

  得益于淘金热带来的巨额经济利益,英国人在墨尔本及周边地区修建了澳大利亚最早的一批铁路。大批从矿区挖出来的黄金通过铁路运到墨尔本,再装船出海,运往英国或其他国家交易。

  “新南威尔士地区金矿的集中程度远不如墨尔本周边地区。在澳大利亚淘金热高峰期,华人淘金者总数约为5万人,其中至少3万人聚居在墨尔本一带。”中国澳大利亚研究会副会长、江苏师范大学教授张秋生研究指出。

  1854年,墨尔本人口已达12.3万,发展迅猛。“这里不仅是澳大利亚淘金热的发祥地之一,还是当时华人淘金者的主要登陆地和聚集地。”张秋生表示。为区分于美国“旧金山”圣弗朗西斯科,华人将墨尔本称作“新金山”。

  当年,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华人淘金者不仅要找地方落脚,还要购买一些生活必需品。部分小有积蓄的华人移民敏锐捕捉到这些需求,他们沿着墨尔本的小柏克街开起了旅馆、餐馆、裁缝铺和杂货店等。随着华人不断集聚,小柏克街成为澳大利亚最早的唐人街。

  经过100多年的建设,如今这里的唐人街规模比初建时扩大了许多。这条长约900米、宽约7米的街道,呈东西走向,路口处屹立着红漆绿瓦的牌坊,南番顺会馆、四邑会馆和潮州会馆等多座广东华人所建的会馆,至今保留完好。

  南番顺会馆是一栋融合了东方风情与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会馆由来自广东南海、番禺和顺德三个地区的华人集资建设,大概在1860年或1861年落成。”南番顺同乡会永远荣誉会长蔡卢桂娴告诉南方日报记者。

  当时这个会馆不仅作为南番顺华人聚会和议事之用,还接纳其他同乡。淘金热时期,从墨尔本回中国的船往往要等上两三个月,因此有些华人便在南番顺会馆住了下来。另外,还有一些刚到澳大利亚且举目无亲的南番顺人寄居于此。“他们晚上在会馆打地铺睡,白天到唐人街活动。最多的时候,会馆住了约80名华人。”蔡卢桂娴说。

唐人街牌坊。
唐人街牌坊。

  白驹过隙。如今的南番顺会馆大部分时间门窗紧闭。每逢初一十五,同乡会成员齐聚会馆祭祀祖先,再到唐人街聚餐。“当年出资者的遗愿,是将南番顺会馆永远传承下去,这也是我们的心愿。”蔡卢桂娴表示。

  距南番顺会馆不远处,是建于1985年的澳华历史博物馆,博物馆留存了唐人街建立之初及华人移民澳大利亚的历史印记。不少游客特意到馆内重温华人的淘金岁月,当地的学校也组织学生到此了解华人历史。

墨尔本的南番顺会馆。
墨尔本的南番顺会馆。

  老一辈为华人发展铺路

  当墨尔本市中心许多街道商铺打烊后,唐人街上依然灯火通明,中餐馆和购物店等迎接着不同族裔的人群,生意火爆。“早期这里像农村一样,周末假期常空无一人,现在完全不同了。”南番顺乡亲会会长梁江财在唐人街生活了数十年,对此深有感触。

  除了唐人街一带,墨尔本还形成了多个华人聚居地,包括博士山、东卡斯特、格伦韦弗利、斯普林韦尔和富茨克雷等。如今华人已成澳大利亚这个多元社会的重要族群,总数超过120万人,占澳总人口比例约4.5%。汉语已成为澳大利亚仅次于英语的第二大语种。

  在“白澳主义”时代,澳大利亚华人总数曾一度锐减至不到1万人。难得的是,即使在这个时期,仍有梅光达、朱俊英和刘光福等精英为华人权益奔走呼号,为华人发展铺路搭桥。

  随着1972年中澳建交,“白澳政策”终结。经过几代人辛苦耕耘,华人在南半球这个年轻的国度里有了立足之地。站在先人垒就的基石上,华人“淘金”方式逐渐多样,不再局限于开餐馆和经营杂货店等简单的服务行业。

  “以前很多华人是避难来澳大利亚的。刚开始他们穷困潦倒,经过辛苦打拼,如今的生活条件有了明显改善。”祖籍广东南海的澳洲中华总商联合会主席徐启成感慨道,“这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

  心系中华文化发展的徐启成在墨尔本开办了两所华文培训学校,此外还经营着一家华文报纸。“主要希望教育我们的第二代、第三代不要忘记祖先的文化,同时提供平台帮助其他族裔的人学习中文。”

  在异国他乡,华人互相交流帮助和抱团取暖的需求强烈,各类社团应运而生。今年是黄壮来到澳大利亚的第30个年头,作为澳大利亚广东联谊会的会长,他认为成立社团对同乡很有帮助:“成立联谊会是为了给同乡营造一个家的感觉,以此联络乡亲情谊,弘扬中华文化,团结各界华人华侨。”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移民越来越多,澳大利亚华人社团的数量迅速增加。目前墨尔本保守估计有500多个华人社团。”维多利亚州华人社团联合会副主席梁青介绍,该社团旗下有约120个社团成员,主要目标是保障、维护和争取华人权益,充当华人与当地政府沟通的桥梁。

  近几年来,当地华人社团日益细分,还有不少关注歌舞、书画、钓鱼和武术的社团,他们在休闲健身的同时传承推广了中华传统文化。值得一提的是,每当中国春节来临之际,墨尔本市中心都会上演舞龙、醒狮和剪纸等独具中国特色的文艺汇演,堪称“全民的节日”,被视作与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和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等同等重要的活动。

 唐人街街头介绍华人淘金史的信息柱。
唐人街街头介绍华人淘金史的信息柱。

  新移民开启新的“淘金路”

  “我们衷心感谢华工对维州所作出的贡献。真诚的道歉永远不会太晚。”5月25日中午,安德鲁的道歉让许多华人激动落泪。“我们可以从历史错误中释然了。”维多利亚州澳华社区议会顾问委员会主席、众议院唯一华人议员林美丰感慨道。

  维多利亚官方具有历史性意义的表态,背后凸显了对中国崛起的高度重视。中澳建交45年来,双方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日益深化。与此同时,中国正站在新的发展起点上,“一带一路”倡议的快速推进,为世界带来新的机遇。

  澳大利亚皇家移民教育留学集团总监杨尧华分享了他注意到的一个细节:“澳大利亚有来自世界上多个国家与地区的移民,为何墨尔本机场的告示牌只有英文和中文?我想这与中国的国际影响力日益提升有很大关系。”

  在张秋生看来,当前澳大利亚不少华人跻身中产阶级,在商业界、科技界、医疗界和政界等大显身手。从三“刀”(菜刀、裁缝刀、理发刀)到三“师”(律师、医师、会计师),再迈向更高阶段的三“家”(资本家、科学家、企业家),华人群体的职业不断进化,正在开启新的“淘金路”。

  梁青认为,由于身处不同时代背景,老一代华人移民对中华传统文化传承得比较好,吃苦耐劳的精神突出;20世纪90年代之后的新一代华人移民普遍教育程度高、专业技能强,有活力和有冲劲。

  今年是华人乐至晗在澳大利亚生活的第十年,两年前她从阿德莱德大学毕业后留在当地任教,负责华文课程。她说,如今华人教师在澳大利亚并不少见。“这一定程度改变了过去外国人对华人的刻板印象——如今的各行各业都活跃着华人精英的身影。这不仅是时代发展的趋势,也是澳大利亚发展的新动力。”

  在政界,新一代华人开始崭露头角。“80后”和“州长首席华人顾问”两个标签,令梅烝备受华人关注。这位2006年才到墨尔本的“新移民”,如今已是维州州长的多元文化事务顾问,负责处理包括华人事务在内的多元文化领域事务。他坦言,100多年来,华人在澳大利亚发展充满艰辛,现在已是当地经济社会中的重要分子,但地位及话语权还有待提高。在现有条件下争取华裔社区的最大利益,成为他从政的最大动力。“三百六十行,每一行都需要华人的参与。老一代华人打下了坚实基础。他们走过的‘淘金路’,给了我们更足的底气。”梅烝对未来充满信心。

 “重走淘金路”终点站——维多利亚州议会大厦。
“重走淘金路”终点站——维多利亚州议会大厦。

  对话

  澳洲墨尔本洪门民治党主委伍颂达:华人应争取话语权并主动发声

  南方日报:5月25日,维多利亚州州长安德鲁为淘金时期政府对华人实施的不公平政策进行公开道歉,您怎么看?

  伍颂达:这是随着时代进步而出现的澳大利亚社会的一种反省与反思。州长的公开正式道歉,具有积极正面的意义:一方面,让更多的人知道过去华人曾经遭受了不公平待遇,政府将正视历史,避免类似错误;另一方面,说明华人对澳大利亚发展所作的贡献得到了进一步认可。

  南方日报:华人可以从“重走淘金路”活动和州长道歉中得到什么启示?

  伍颂达:我相信这会点燃澳大利亚华人尤其是年轻一代参与公共事务和参政议政的热情。这些年,华人在参政议政方面做了很多努力。毕竟,只有当你掌握话语权并主动发声时,你的声音才能被主流社会所听见并接受。如此,不利于华人的或是不公平的提案才不会随意通过。我们争取权利和维护权益,就需要多关注澳大利亚主流社会的政治和时事,并通过不同渠道表达意见。

  南方日报:中国正在大力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您对此有何感受?

  伍颂达:澳大利亚华人除了谋生,也很关心祖国家乡的发展。经过了几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发展成果巨大,全世界有目共睹。我认为,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中国将与其他国家和地区广泛建立“互通有无、互利共赢”的合作模式,分享中国好的东西,同时将外国好的东西引进来,实现多方的开放、包容和发展。

  近些年来,中澳关系日趋紧密,投资贸易、文化交流等越来越频繁。我想,澳大利亚华人和其他有识之士,一定会把握“一带一路”建设这个重大机遇,更好地促进中澳合作。

  ■人物

  华裔书画家雷德成既感慨又欣慰:“年轻一代青出于蓝”

  5月上旬,正值澳大利亚“重走淘金路”徒步者向墨尔本前进之际,澳大利亚江门总商会一行60余人也从墨尔本回到了故乡江门寻根交流,南北半球“遥相呼应”。时隔63年,年近耄耋的澳大利亚书画家雷德成再次踏上这片陌生而又熟悉的土地,激动不已。

  1902年,雷德成的祖父——当时年仅20岁的雷厚迫于生计,独自从台山前往澳大利亚墨尔本。由于手脚勤快、头脑灵活和为人宽厚,他很快在墨尔本唐人街的家具铺谋得一份差事,给木匠师傅当起学徒。此后,雷厚设法在墨尔本维多利亚皇后市场盘下了一个摊位,改行经营水果和蔬菜生意。

  1954年,13岁的雷德成随父亲和5个兄弟一同到了墨尔本,投靠祖父。“当时真是很辛苦。一边上学念书,一边协助祖父和父亲打理生意。”每天凌晨3时,雷德成与父亲一同出发,到墨尔本郊区的农场收购蔬菜和水果,再用一辆人力木板车将货物拉回市场售卖。下午3时放学后,他又匆匆赶回家里,帮忙整理货物,准备收档。

  随着年纪渐长,雷德成和几个兄弟有了积蓄,他们一起开起了中餐馆,后来逐渐发展成当地小有名气的连锁中餐品牌。几年前,雷德成把中餐馆出租给别人经营,转而迷上中国传统书画艺术。每当聊起祖辈曲折复杂的人生轨迹,雷德成总是感慨万千。令他倍感欣慰的是,他的新一代家族成员继承了长辈勤俭进取的精神,并当上了社团领袖和企业高管等。“青出于蓝,一代比一代强!”雷德成说。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35号 邮编:100037 联系方式:gqb@gqb.gov.cn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2004版权所有 中国侨网技术支持
[京ICP备050721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