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索
首页 > 文化宣传 > 正文

“侨”这新时代:狮城归来赏“诗”城

2017年11月30日 17:35    来源:中国侨网





作者刘永刚照片。(图片由作者提供)

  中共十九大昭示,中国进入一个新时代。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对世界作出的贡献,新的高度在砥砺奋进中积累、质变。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广泛团结联系海外侨胞和归侨侨眷,共同致力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如今,新的征程已经开启。

  “‘侨’这新时代”主题征文活动发起后,海内外侨界踊跃来稿。一篇篇优秀征文陆续与大家见面,共同讲述广大海外侨胞和归侨侨眷眼中、心中的新时代。

——编者按

  狮城归来赏“诗”城

  刘永刚

  说起我老家奉节,著名古城,古称夔州,有历史大约2300年。虽然国内史书记载颇多,但在海外,却鲜为人知。奉节县地处长江三峡西端,新中国成立后,奉节属于四川省,是川东门户。如今隶属重庆市。查究历史,奉节这个县名,得于唐朝。三国时刘备兵败东吴,退居夔州(奉节),身染重疾。刘皇叔老先生自知时日无多,在奉节永安宫将其子刘禅托孤于丞相孔明。诸葛先生毕其后半生扶助后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唐贞观二十三年(公元649年),为旌表诸葛亮奉刘备“托孤寄命,临大节而不可夺”的忠君爱国节操,更名为奉节县。

  “白帝高为三峡镇,瞿塘险过百牢关”。历史上许多文人墨客都曾经在这里抒发感慨,留下了许多不朽的诗篇。李白、杜甫、刘禹锡、范成大、陆游,都到过奉节。而把这儿当成生命之所的则是杜甫,“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就在奉节写成。因此,奉节得“诗城”美名。

  光阴荏苒,离开老家奉节已经过去40个年头。父母在时,每隔几年总要从国外回老家探父母,顺便看看奉节的变迁。父母辞世之后,便极少回去。记得上次回奉节是在2013年夏天,专程从新加坡回家,送母亲最后一程。四年后,受到弟兄姐妹热情邀请,于2017年10月末再回奉节,小住数日。蒙家人精心安排,看了奉节的新面貌,除县城及其附近的风景地,还驱车到当年下乡的五马红华,大湾,拜访了孩提时代的朋友同学。

  虽然小住数日,走马看花,由于是回老家,每走一处,回忆当年景象,对比自然强烈。笔者已经久不用中文,但此行感触深刻,情由心生,也乐于将观察到的家乡变化诉诸文字。

  奉节基础设施建设:“超英超美”

  回想1978年初,我20岁,初次独自离开奉节到重庆、成都。在江边等几小时,好不容易挤上船,坐着烧煤炭的“东方红”蒸汽轮船,从奉节到重庆,历时3天2夜。找不到住宿,在菜园坝火车站过一夜,次日坐火车去成都又是一整天。那时,逢年过节回奉节,那是一票难求。车站码头,人头涌动,拥挤不堪。蜀道难,火车挤,船行慢,怎一个苦字了得?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仅仅20多年后,高速公路先通到了万州,又通到了云阳。没过多久,通到了奉节!之后若干次,我带着家人,开着车,从成都或者重庆,听着音乐,看着沿途美景,几个小时就回到了奉节!

  这次回家,又有新鲜:高铁通到万州。网上买票,微信支付。从成都坐上高铁,乘车按部就班,无拥挤,无推搡,车内对号入座,普通舱座位也宽敞舒适。车行平稳,时速近300公里,3.5小时到万州!再从万州坐车,高速公路,到奉节就1.5小时。

  游子居海外,已近三十年。常年走亚太,足迹遍全球。如果说,数年前,开车奔驰在回奉节的高速路上,看一路风景,听一路歌声,感觉如今的家乡高速公路建设,与欧美澳等发达国家已然没有差别。然而今天,当我坐着和谐号高铁,时速近300公里,一分不差进站离站。我的思绪,也像高铁一样,驰骋奔腾。我最早是在法国坐子弹列车,时速约250公里,感觉法国技术了不起。后来在日本坐新干线,在韩国也多次坐高速列车。国外高铁票价,如果折算成人民币,比国内高铁票价大约贵四至五倍。而英国、加拿大、美国与澳大利亚,没有高铁。如今咱们的家乡建设,才是真正的“既超英,又超美”!

  在县内,这些年政府也持续不断大手笔投入基础设施建设,成绩斐然。过去奉节到新民都是土石公路,下雨就塌方,晴天车过尘土扬。如今已是干净的柏油路面,还取消了过路费。据了解,奉节每个乡都通了高等级公路。以前到红华,完全没有公路,小时挑煤炭,下乡时送公粮,爬山涉水靠双肩。数年前红华有了简易公路,天气好时,我们勉强可以开车上去。这次旧地重游,路面比从前大有改善,行车顺利,我兄弟有能耐,把他的越野车居然开到大湾山上去了!

  奉节县还在加快发展旅游设施建设。政府通过回购旅游景点,得以促进更好发展。瞿塘峡为三峡第一峡,巍峨壮丽,闻名海内。过去没有路,只能远遥北岸的赤甲山,与南岸的白盐山。如今公路已经基本到达两山之巅。我们一行5人,驱车到达南面白盐山顶。深秋的季节,白云绕山峦,红叶满山岗。放眼远遥,只见江水环绕,“高峡出平湖”。白帝城已然湖中一小岛。长江东去,水接天边,蔚为壮观。山顶上工人正在忙碌着,修建观景台与连接步道。

  笔者因工作关系,常年旅行于各大洲几十个国家,都没见识过哪个国家的政府,有如此魄力与财力,长时间大手笔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奉节既有人文历史,又有名山大川,旅游资源十分丰富。若经数年打造,未来对游客的吸引力,一定不亚于国内其他5A级景区。

  奉节的变化:翻天覆地

  在奉节长大,自然记得奉节旧城永安镇。全县几十万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城区仅约1.4平方公里,有人口不足10万人。小街几十条,狭窄拥挤。一旦天雨,街道即变得泥泞不堪。为了配合长江三峡库区扩容,奉节县城整体被淹。在老城西侧,沿江24公里,一座现代化新城已然崛起。面积比老城大了几倍。新楼林立,店铺比肩,近5万移民在这里开始了新的生活。奉节面貌焕然一新,马路宽敞,车来人往,绿化也跟上了,奉节大致有了现代都市的样子。

  最近数年,更有大手笔基本建设。2013年时看到的城中李家沟大桥下面的乱石沟,如今大变身,建起高楼42栋,商铺公寓,鳞次栉比。沿江道路漂亮,陡峭的山边,也有步道与电梯,绿树掩映。朱衣河公园,沿河十多公里,花草茂密,道路整洁,游人如织。

  交通变,市容变,其人如何?此次回家,虽然只是小住数日,却也走街串巷,观市容变化,看人文风景。每天早上,笔者全然忘掉跨国公司技术专家与高管身份,与其他市民一样,信步到街边,临小店,坐小凳,吃柳包子,品小汤圆,刷微信支付。用几乎忘掉的奉节口音,与顾客店家拉起家常。市民如今不愁温饱,再没有见到几十年前常常见到的街边为芝麻小事吵嘴骂架的场景。下午驻足观看广场舞,大姐大妈跳的很认真,很投入。这广场舞全国流行,大妈跳舞,尽显和谐,歌舞升平景象。如今在纽约,在巴黎,都可以看到中国大妈跳广场舞。

  我们兄弟姊妹,还驱车到当年下乡的红华大湾,作一日游。当年的五马一条街,过去每逢赶场便人如潮涌,水泄不通。如今显得冷清,但打扫得干干净净。公社办公大楼依然顽强矗立,只是年久失修,斑驳陆离,风光不再。当年留下的革命口号,在高墙上仍然依稀可辨,并吸引我驻足观看,久久沉思。

  “故人俱鸡黍,邀我至田家”。当年的牧羊少年,如今两鬓染霜。院坝里摆酒,畅叙别情。当年的邻居,如今正在盖小洋楼。十分满足当下的日子。我们继续驱车上大湾,又见小学时同学,也盖起新房,还给我们介绍习总书记的惠农新政:村村通水电,家家要脱贫。农民盖新房,政府补助2万元。发现基层干部在执行惠农政策时打折扣,立即免职。可见,精准扶贫,正在落实到山乡最基层。2020年脱贫的目标,不但是中国历史上的壮举,遍观世界各国,也没有见过如此伟大的工程。

  这次回访,切身感觉到奉节的市民比从前多了文明礼貌,山区的农民也得到了实惠,活得舒坦。史记说,“仓廪实,知礼节”。人们的生活变好了,礼貌也多了。奉节,照着这个速度发展进步,再过10年,会是啥模样?想起毛主席有诗:“神女应无恙,当今世界殊”。

  奉节,正在大踏步前进!

  【作者刘永刚,现为安迪苏公司亚太区副总裁,加拿大籍,居住新加坡】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35号 邮编:100037 联系方式:gqb@gqb.gov.cn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2004版权所有 中国侨网技术支持
[京ICP备050721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928]